• 奢侈品招商网-奢侈品牌排行榜奢侈品招商门户网
当前位置: 奢侈品招商网 > 招商 > 项目招商 > 媒体曝公款吃喝转战私人会所 司机领客月提数万

媒体曝公款吃喝转战私人会所 司机领客月提数万

http://www.spzswang.com时间:2013-04-23 13:46来源:新浪财经
  畸形消费产业之颓
 
  日前,《经济参考报》刊发的《畸形消费之惑》报道了社会上存在的畸形消费、奢侈浪费现象,引起强烈的社会反响。
 
  畸形消费催生了畸形产业链,很多高档餐饮企业躺在畸形消费的温床上享受超高利润,不过,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这张“温床”开始降温,不少相关企业已感受到寒意,正在谋求转型。不仅如此,奢侈品以及高端烟酒等消费也均出现“退烧”。专家表示,靠公款大吃大喝支撑的畸形消费不但造成不必要的浪费,还助长不良社会风气,消费应回归理性。
 
  高端餐饮衰落
 
  “净雅大酒店居然可以送外卖了。”北京市民刘先生最近感到奇怪,原来净雅就是个专营牛肉包子的小饭店,属于家常饭馆,后来走高端餐饮路线,就离普通百姓远了,它风光的时候多牛气啊,怎么会屈尊送外卖呢,现在回归理性消费了,高端酒店也转型了。
 
  “我们一楼开了外卖窗口,提供便民服务。”锦绣净雅大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期菜价有所下调,现在来这儿家庭聚餐的也多了,吃不完打包的人也多了。
 
  一位在京经商的老板表示,“中央的新政策真见效,原来净雅、新加坡泰国村鱼翅、倪氏海鲜这些地方吃饭的人特别多,车都没地方停,不提前订还没位,现在真是门可罗雀,只能另谋出路了。”他原来经常在这几个地方进行商务宴请,“原来刀鱼都卖到八千块钱一斤,现在降到四百块了,真是天壤之别。”另外,北京翠微路海军大院西门的几个高档饭店原来去吃饭也是找不到位子,都是提前订出去了,现在去吃的人也很少了。
 
  “鱼翅我们还在做,但是现在来消费鱼翅的人比原来少多了,目前人均费用500多元吧。”北京金悦利湾(金融街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商务部服务贸易和商贸服务司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央新政策实施以来,从北京、天津、上海、宁波等地的餐饮企业经营情况来看,点鱼翅的客人少了。在北京地区,高档酒店的燕窝销售下降了40%,鱼翅下降了70%,一些鱼翅专营店如谭家菜的销售额更是下降了50%。
 
  中国农业大学[微博]原副校长、中国农学会副会长李里特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鱼翅、海参、燕窝这三种食品的营养价值并不很高,如果单从营养上讲,有许多比他们更好的便宜的食品,我国有人特别喜欢只是受传统影响取得心理满足,成本仅几十元的鱼翅,在饭店标价几百、上千元,这是一种畸形消费。
 
  专家表示,明明知道鱼翅营养成分不高并且价格严重虚高,仍热衷消费鱼翅,主要原因是很大部分消费鱼翅的人用的是公款。“有一些吃鱼翅的肯定是公款消费了,看门口停的那些车就知道了,另外,车牌都用布盖上了,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上述老板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表示,奢侈消费与政府提倡的生态文明理念、保护环境、保护动物的理念是相冲突的。在高档消费中政府消费占很大比例,这个比例应该高于50%,另外的20%至30%是企业型的高档消费,在高档消费中个人出钱的比例是很小的,某些个人的高档消费也是为了请客、生意,这种消费是不健康、不生态的,是畸形的。
 
  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像鱼翅、鲍鱼这样的畸形消费得到遏制,高档消费也饱受影响,这在一直走高端商务路线的餐饮企业湘鄂情显现无遗。湘鄂情的业绩快报显示,该企业2012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9%,而2011年该数据是60%。日前发布今年一季度业绩预告称,今年一季度将亏损5500万至7000万元,而去年同期湘鄂情盈利4623万元。全聚德2012年实现餐饮服务收入超过14.99亿元,较去年增长7.21%,为近三年来最低增幅。全聚德表示,因公务宴请和商务活动减少,餐饮业增速陷入十年来最低谷,公司将开发中低档菜品。
 
  根据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数据,春节期间,北京、上海、苏州、成都等大中城市的高端餐饮、会所等生意冷清,营业收入普遍比去年同期下降20%左右,一些企业下降幅度超过30%,个别四星、五星级酒店餐饮部门甚至首次出现春节歇业现象。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字显示,1至2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7810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2.3%,比去年12月的15.2%增速大降2个百分点。其中餐饮业收入增速仅仅为8.4%,限额以上企业餐饮收入甚至下降了3.3%,出现了中国餐饮业改革开放以来的首次负增长,高档餐饮及名酒消费下降更明显。
 
  商务部此前发布的数字显示,中央八项规定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的要求出台以来,一些高端餐饮企业的经营和高端白酒的销售大幅度下降。据抽样调查,高档餐饮企业的营业额,北京、上海、宁波分别下降了35%、20%、30%左右。
 
  奢侈品“降温”
 
  “三月份的销售‘黄金周’不见了。”新光天地一家品牌专卖店的导购小王说,每年两会前后,这里的生意都特别好,很多时候都会买断货。在他的记忆中,总是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在前面挑东西,后面有几个跟着付钱,买东西非常阔气,开发票抬头都是“办公用品”等。
 
  小王告诉记者,今年两会期间,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并没有出现以往那种销售热闹的场面,销售甚至还有一些下滑的趋势。记者了解到,在中央出台多项廉政措施后,明显的公款消费已经开始下降,其中包括路易斯威登、古驰、普拉达等众多一线品牌销售开始受影响,并且有所下降。
 
  一直以来,中国因其在奢侈品消费上的强劲购买力,被看做是全球奢侈品增长的引擎。然而,自今年一季度以来,多家奢侈品品牌在中国内地市场都出现增速下滑趋势。世界奢侈品协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1月20日至2月20日的一个月内,中国内地奢侈品消费总额为8.3亿美元,不到同期海外及港澳台地区奢侈品消费总额的十分之一。这个数字,比2012年春节期间17.5亿元的奢侈品销售额减少9.2亿美元,销售下跌近53%,为5年以来最低点。不仅如此,数年来一直在华迅速扩张的奢侈品品牌突然“急刹车”。世界奢侈品集团PPR的首席执行官弗朗索瓦·昂利·皮诺日前表示,2013年将停止古驰品牌在中国的门店扩张。而不久前,LVMH的掌门人也称将不会在中国二、三线城市继续开店。同时,英国时装品牌博柏利及瑞士奢侈品公司历峰集团也都声称要放缓在中国的扩张。贝恩公司发布的《2012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统计报告佐证了这一现状,报告指出,2012年各大奢侈品品牌在华业绩增长从连续多年的30%以上,骤降至7%。
 
  “今年一季度奢侈品牌在中国的销售同比整体性下降了15%至20%,包括位列前三的路易斯威登、古驰和普拉达。”古驰的一名中国代理商表示,不仅门店销售额直线下降,国际奢侈品输往中国的货品也减少了。
 
  一位业内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坦言,除了经济整体放缓外,国家多项严格规定下,一些公款消费、请客送礼开始“收敛”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特别是加上媒体和公众、微博等形式的监督,一些官员公款消费,或者“官员消费、企业买单”的事情也不敢像以前那么明目张胆。
 
  中金董事长李剑阁在博鳌论坛上坦言,中国成为全球奢侈品消费最大国,很多人喜欢买豪车、豪宅、名表,这可能是一个阶段发生的问题,不是常态,奢侈性消费从某种意义上讲,和公款消费以及腐败性消费有关。
 
  “大家都是在观望,看看政策是什么走向,一旦这个风头过了,恐怕奢侈品消费的风潮还会再次刮起来。”上述业内人士说。
 
  高档烟酒“退烧”
 
  北京大秦汇通商贸有限公司是北京一家具有相当知名度的酒水运营商,主要代理茅台等高端酒水品牌,政府机关采购占其销售量的三分之一,高端酒利润贡献占到一半。“因能保证质量,所以售价只略低于商场。”该公司总经理张龙表示,中央新规定出台后,公司现在每月茅台的销量下降了一半多,主要政府机关采购减量,反而中档酒的需求上升了,“酒总是要喝的,只是不再喝茅台了,要是被人拍了照传到网上谁都吃不消。”
 
  茅台酒是公认的送礼、宴请首选酒,去年茅台曾被炒到近两千元的高价,更有甚者“有价无货”,即出这么多钱还买不到酒,即使买到也不能保证是正品。事实上,大批量的茅台酒都被政府机关所采购。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公款消费受打压,茅台酒也开始“退烧”,今年一季度茅台股价下跌37%。
 
  相比于茅台酒,一条高档烟也动辄超千元,相当于一个低保户两个月的生活费,高档烟、极品烟被指滋生指尖的腐败。高档烟酒的变现能力强,是市场上的硬通货,另外,送高档烟酒比直接送钱财安全,烟酒送礼暗藏权钱交易。这种交易也产生了烟酒销售、回收产业链,烟酒零售店回收礼品,回收的礼品大多又回流到了商场、酒店、烟酒经销点,不少回收店的老板本身就是烟酒经销商。但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烟酒销售、回收利益链也被斩断。
 
  日前,《经济参考报》记者来到北京朝阳区定福庄西街走访,因周围有高校、电力建设公司和医院,附近便开有一些烟酒零售店。一家烟酒零售店的橱窗玻璃上贴着“礼品回收”四个大字,很是显眼,中午时分,店内冷清,没有顾客上门,老板在门口晒太阳。
 
  记者问:“一条软中华的回收价是多少?”“软中华的回收价是500元。”该店老板说。“怎么还不到八折?原来不都是给八折的吗?”记者问,它的市场售价是在650元以上。“现在中央有了新政策,回收后不好卖了,高档烟酒都掉价了。”该店老板回答,年前来卖回收礼品的人还很多,现在少多了。
 
  “现在卖烟酒还不如卖菜呢,因为烟酒的进出价都是透明公开的,并且我们挣钱主要靠回收这块业务。”上述老板告诉记者,中央新政策出台后,来卖回收的人少多了,这条街上已经有四家烟酒零售店转行卖服装了。
 
  该店向北20米处也有一家烟酒零售店,原来的店铺已经一分为二了,一半租给卖坚果的,另一半仍在零售烟酒。“生意不好做啊,茅台也掉价了,只好租出去一半铺子,要不然房租都交不起了。”李姓老板告诉记者。“那为什么不把整个铺子转出去呢?”记者追问。“我这还压着这么多货呢,谁现在愿意接手烟酒摊啊,只能自己慢慢卖,卖得差不多了就不干了。”李姓老板称,自己开烟酒零售店十几年,没想到现在要到了关门的地步。
 
  上述李老板只是烟酒畸形消费下畸形产业链上的一环。畸形产业链为何如此庞大?张孝德认为,这种消费主要是不计成本的公款消费,它考虑的不是消费这个物品带来的使用价值,而是花了多少钱才够面子、够档次,高档的餐饮企业也迎合消费者的这种心理,在没有太多使用价值的东西中添加其他的服务、由头、包装而标以高价,让消费者感觉到请客的人是真心的,请客者感觉自己花大价钱了,面子足了,没有遗憾。
 
  另外,从整个国民消费来讲,也存在炫耀性消费、暴发户心态的消费,由于长期受穷,发达以后补偿心理在作祟,认为不奢侈就落后了,这其实是把文明的概念颠倒了,爱面子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奢侈、畸形消费是社会病、文明病,已经到了需要治理的时候。
 
  畸形消费上演“变身术”
 
  转战私人会所 司机领客月提数万元
 
  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畸形消费、奢侈浪费出现大幅下降,也在部分程度上斩断了高档烟酒销售、回收利益链,但《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上有对策,下有对策。畸形消费正在上演“变身术”,即以一些更加隐蔽的形式存在,如转战私人会所。
 
  “鱼翅是我们的特色,现在卖的也挺好,我们这边是会员制,安全没问题,您要是有顾忌我们可以把位子安排在里面。”北京美锦谭馔鱼翅酒家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据媒体报道,某国企食堂宴请官员,把茅台装在矿泉水瓶子里。据记者最新了解的情况,像吃鱼翅这样的畸形消费的情况仍然存在,并且开始向私人会所转移。
 
  “在中央推行节约新政,奢侈消费仍然大量存在,只是转换了战场,不敢随便在公共场合吃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某官员原来每天的流水花销是6万元左右,可自中央“八项规定”实施以来,也没见减少多少。
 
  “我们的口号是‘精英’、‘私密’、‘尊贵’,人均消费600元左右,以粤菜、蒙菜为主,鲍鱼、鱼翅都在做,茅台酒2800元一瓶,绝对能保证安全。”伊水源会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私人会所一般很隐蔽,外面看着很不起眼,但是里面装修奢华,这些会所不对外开放,只接受会员或熟人介绍。北京某私人会所的保安表示,三个人在这一顿吃五十万是很正常的事。“越偏的地方,价钱越高,领导越愿意去。领导的司机每月往私人会所拉客拿提成就能拿五六万元,私人会所的保安每月都能拿两三瓶茅台,一桌客人喝了两瓶茅台,报账时就报一箱,反正又没人查账。”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认为,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已经形成富人经济圈、富人消费圈,这在大都市成长得很快,就是会馆消费。会馆消费有合理性,即高端消费开始分层,某个群体,围绕某个主题,大家形成讨论、研究,注重精神、文化的交流,而不完全是高端的物质消费。当前应该关注奢侈浪费被打压后向私人会馆转移的现象。
 
  “万寿路附近有一家私人会所,以收藏为主题,只接受会员或熟人介绍,厨师是从钓鱼台国宾馆退休的,菜品方面,像千岛湖的鱼头早上打捞上来,晚上就运到北京,绝对保证新鲜,所以价格也会很贵。”经常出入私人会所的王女士表示,该会所主要是靠会费来盈利,餐饮只是副业,中央新政出台后,大家不敢在外面吃了,都转移到会所里面,会所老板现在把副业当成主业来做了。
 
  业内人士表示,由于私人会所并不对外经营,因此相当一部分都没有办理任何证照,没有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没有餐饮执照,没有卫生许可证,属于无照经营,会所的运营也无法得到有效监管。
 
  专家:中高端餐企应积极谋划转型
 
  “我们需要经济增长,但是不需要畸形的经济增长,如果这种消费导致了非道德性的消费,那么这种消费、这种营业额、这种GDP是‘有毒’的,是应该舍弃。”张孝德认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消费,虽然我们一直在讲扩大内需,但是这种内需应该是健康的、低碳的、环保的、符合道德伦理的内需,而不是为了消费而消费,因此当前提倡的节俭消费、生态消费、道德消费应该不但止于政府行为的层面,还应该向全社会进一步倡导。
 
  “民间消费很大程度上受政府公款消费影响,如果能把政府公款浪费遏制住了,那么我国的消费开启良性循环就有了很好的开端,把引导健康消费作为一件系统工程来考虑,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应该跟进一些政策,从遏制政府公款消费、公务浪费,到呼吁全社会健康、理性消费。”张孝德表示,比如在舆论上应该倡导健康消费;利用税收的杠杆,对高端消费增税的办法来调节;对某些受保护的动物立法;加强道德自律。
 
  在这种倒逼机制下,一些高端酒店回归市场、回归民间,消费结构开始良性循环。面对严峻的市场形势,众多高端餐饮企业不得不重新调整经营策略,降低身段谋出路。北京湘鄂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公司旗下“湘鄂情”品牌将进军大众餐饮市场,对酒楼餐饮业态进行转型,从中高端转为家常菜,建成家庭欢聚餐厅,服务于大众。湘鄂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孟凯表示,湘鄂情将取消最低消费、包间服务费等收费项目,通过停售高端菜品、调整高中低档菜品比例、以超市价销售酒水等方式来降低“门槛”,价格超过200元每位的菜品全部停售,超过300元每斤的海鲜全部停售。
 
  中国烹饪协会会长助理边疆表示,不可否认,中央“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的举措抑制住了一部分奢侈消费的现象,但也对不少中高端餐企产生了影响。但我国餐饮企业正在积极采取措施,近一半的企业及时调整经营战略,近四成的企业在进行市场观察和研究,预计未来半年将是餐饮业的关键调整期。
 
  专家认为,餐饮企业要调整高中低档菜品的比例,以吸纳普通大众消费群体,给消费者提供性价比高的菜品选择。此外,市场发生了变化,餐饮经营也要转变营销策略,可以开拓更多的餐饮服务,如承接同学会、寿宴、婚宴等项目,并细化服务求发展。中高端餐饮企业在当前的形势下要生存发展,就要放低身价,调整目标消费层并转换经营思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www.spzswang.com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站,我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