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有你2谁能打破咱们对女团的幻想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20-03-26 13:19:25 来源:自媒体 作者:寥寥窝

原标题:《青春有你2》:谁能打破我们对女团的想象?

「性别的观照方式更加多彩,是我们喜爱她们的原因。」

2020年的第一档团综《青春有你2》昨晚终于上线。

▲《青春有你2》节目海报

虽然经历了推迟开播,发布会也改为线上,但饭圈女孩们早已经做好准备,守在屏幕前面,上线第一天就贡献了超过 9条微博实时热搜:#青春有你2#、#Lisa太可爱了#、#蔡徐坤 打篮球只是我的爱好#、#蔡徐坤带保温杯录节目#、#虞书欣说话#、#虞书欣 哇哦#、#陈珏嗓音#、#许佳琪好飒#、#上官喜爱实力#,足以见得开播之初节目的火热程度。

▲《青春有你2》相关微博热搜

在同期没有其他团综上线竞争的情况下,《青春有你2》可以说是开播第一天就获得了较大成功。虽然粉丝仍旧对“限定团”出道后受到的局限待遇抱怨声不断,但是从2018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大获成功开始,加上疫情期间, 网综市场潜力巨大,投资人、艺人和观众依然对中国偶像团体选秀抱有很大的期待。经历了2019年团综《以团之名》《青春有你2019》的反响平平,以及《创造营2019》的不温不火,观众还是对2020年的各家团综寄予厚望。

选手记忆点不够突出,是2019年团综的普遍境遇,但观众似乎在《青春有你2》上看到了改变的势头。就从开播第一天的九条热搜能够准确的看出,有四位特点鲜明的选手得到了网友的关注。

凭借见面餐会和评级考核舞台的言行举止被网友推上热搜第一的虞书欣,一句“wow”引发网友对 “全世界最浮夸的舞台reaction”的讨论。

▲《青春有你2》选手虞书欣

还有练习时长4年,初舞台就展现强劲Vocal实力,与长相形成巨大反差的上官喜爱。

▲《青春有你2》选手上官喜爱

话不多说、vocal实力过关的陈珏凭借《平凡的一天》被网友热议。

▲《青春有你2》选手陈珏

但对于养成系团综来说,剧情比歌曲本身更重要,通过打造有特点的选手和故事情节,让观众投入进去。得益于不断的预热和有特点的选手,节目获得了巨大的关注。但在高热度的背后,《青春有你2》也在试图传递着新的价值百科观。

▲迎新会剧照

▲评级考核舞台

首期节目分为上下两集,在内容上可以大体分为迎新会和评级考核舞台两部分。如果说上半集依靠导师间互动、已红选手自带话题和导师舞台这些与选手本身并不相关的剧情推动,那么下半集,则更能直接看到各类练习生的 强烈个人色彩冲突

▲Hickey喜祺组合

初考核两两分组,下半集的第一组考核让丝芭传媒的“SNH48组合”遇到匠星娱乐的“Hickey喜祺”。在一众甜美长腿的女团风格面前,“Hickey喜祺”带给观众的冲击力无疑是最大的。在播放见面会片段的时候,弹幕一众对该组合最左边的上官喜爱提出了质疑,甚至不太友好。直到初舞台互动的环节,弹幕观众的关注点仍旧在匠星娱乐选送的组合颜值不高这一点上。

▲实时弹幕

当上官喜爱说出那句 “我们等了四年,别让我逮到舞台,逮到的话我就会把它咬碎”,弹幕仍然不甚友好,甚至有人说 “为什么大妈都可以出道”。但组合单曲《蔷薇骑士》表演的极强表现力,让弹幕又瞬间连连感叹“这组真的可以粉了”“这组感觉比上一组好”“练习时长不会骗人”。四个女孩也表现出了极强的热情和过硬实力,坐在导师席的蔡徐坤连连称赞:“你们的老板捡到宝了。”即便比起两年前看到蔡徐坤、孟美岐等练习生出场时的惊喜感差了一点情绪,但这几乎是本集节目中能称得上最“燃”的剧情了。即便“养成”的设定 拓宽观众对选手水平的包容度,但对于业务水平高的选手,观众还是表现出极大的青睐。

▲Ella和上官喜爱互动

在舞台之后的提问互动中,上官喜爱说出那句 “我们时而是骑士,时而是骏马,时而是铠甲,时而是姑娘”时,《青春有你2》完成了对本季第一个“意见领袖式爱豆”的塑造。意见领袖式爱豆,也就是能够在节目当中输出有特质、有引导力观点的选手。

上官喜爱被Ella鼓励表演的个人舞台,也很快博得了网友的好感。加上上官喜爱说要做一个 “咔咔真唱,一顿暴跳”的女团,这句非常惹人注目的口号让人们开始注意并喜欢这个长相很特别,敢说敢做的女孩。微博热搜#上官喜爱实力#中的评论区,观众毫不掩饰表达自己的佩服和喜爱。许多人承认不该以貌取人,为自己的莽撞道歉,一些网友慢慢的开始跃跃欲试为上官喜爱打投。

“上官喜爱”这一爱豆角色引发热烈讨论,并非偶然。粉丝消费需求的持续不断的发展, 崇尚个性和自我的价值百科观让养成系女偶像的类型开始垂直分化,消费也慢慢的变多样。对观众来说,上官喜爱的 符号意义比她在节目中的表现更加重要。

▲“青春美少女”组合

成立于1997年的“青春美少女”组合由五位唱跳歌舞形象具佳的少女组成,2011年后这个曾经红极一时的美少女组合几乎已经消失在观众的视野里。除去经纪合约因素,“青春美少女”组合与现在的女团成员角色分工设置差别巨大,观众几乎记不住五位美少女成员的具体特征,更多地记住了《快乐宝贝》《I Miss You》这些洗脑的歌曲。而如今,人们对女团成员的消费需求开始变得多样化起来,比如赖美云身上的萌和二次元标签、杨超越身上的草根气息和美貌,以及杨芸晴的中性风等,再比如2019年的明日之子3中,叶禹含用忧郁的气质和出众的才华获得好感,从这些 层次鲜明的女偶像身上,人们 消费需求多样化可见一斑。

▲《创造101》成团之夜剧照

“养成”的核心在于陪伴,让粉丝参与到偶像的成长当中,产生 同理心。而要符合同理心的要求,就要求偶像必须 具备自己所认同的价值百科观。在每个人的人生经历和价值百科观相差甚远的今天,就需要多种多样的偶像来成为自己价值百科体现的“镜子”。杨超越在节目中的笨拙和爱哭、王菊的野心和攻击力,这些在本质上都是粉丝找到了自己 理想自我、情感和信念的外放 “投射”

▲“Hickey喜祺”组合

这也是上官喜爱说出那句“我们时而是骑士,时而是骏马,时而是铠甲,时而是姑娘”时,如此迅速触发观众好感的原因。这句话代表的,正是 如今许多女性消费者对自己的理想认同,展现了她们内心 对勇敢、热情、毅力的向往和喜爱。

不论是《偶像练习生》还是《创造101》,或者是今天的《青春有你2》,都正在努力完成“垂直分化”的改造,去一一迎合粉丝市场的多样需求。 “萌”、“宅”、“御”、“中性风”、“帅”、“大哥”、“吃货”······一个个标签,看似展现了多元的女偶像的形象,但这些标签也从另一种角度上 限制了观众的认知想象,是一种固化的表现。 我们真的需要一个个分布着“垂直品类”的女团吗?这样的一个问题有待商榷。而对于节目生产者来说,贴标签的方式有效,但这种垂直的一一对应,似乎也只是一种迎合受众的 “简便算法”而已。

根据现有的节目内容和讨论方向,我们或许可以思考一个问题: 公主究竟应该是怎样?

▲《花木兰》电影海报

3月6日,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发布了全新预告和全新单曲。即便是电影受疫情影响宣布全球撤档,还是阻挡不了人们对花木兰这一颠覆迪士尼公主形象的角色的期待。八十年来,迪士尼公主的形象从单纯的傻白甜慢慢的变丰富,不单单是国王的女儿、王子的爱人。迪士尼完成了公主从精致芭比形象到多元化的嬗变。公主的叛逃过程,也是 女性自我认知不断深入的过程。

不断更新和丰富的女性角色不仅存在于迪士尼公主中。代表“忠、勇、真”的花木兰、战略战术能力极强的黑寡妇、独立飒爽的女武神······这些形形色色的女性角色完成了 对传统女性角色的“叛逃”

▲据女武神饰演者泰莎·汤普森在SDCC漫展上透露,女武神瓦尔基里将会“找到我的皇后”,这也表明漫威女性超级英雄角色在荧幕中出现了性少数群体。

而在《青春有你2》中,上官喜爱就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但是她既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前有李宇春引发全民模仿和追逐的狂潮,后有王菊发表“手里握着重新定义中国女团权力”的划时代演说,在《青春有你2》中也有行事酷飒的陈珏被其他选手称为“花木兰”。在话题和争议性的背后呈现的则是 偶像业态里的女性图景越来越多元化。加上创造101最终成团的成员中角色分工日趋明确,每个参加团综选秀的人都称自己为“某某担当”,这就表明在女团中,每一种角色都不可或缺。女偶像在中国选秀十几年间开始了 加速进化,也不停改写着“公主”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

▲《创造101》王菊剧照

具备攻击性的强大女性角色固然“真香”,但女性角色不应只有这一种面貌值得歌颂或追求。因此在这个语境下,声讨一度登上热搜第一的虞书欣,则显得有些狭隘了。微博网友Ababebaci提到:“当认认真真想要当公主的女生成为了真正的公主,那公主就是她这样的。”这一点其实在《青春有你2》中可以体现出来,声音甜美、娇小玲珑的王欣宇出场时,弹幕也出现了“这个声音不适合女团吧”的评论,但Lisa的热情拥抱,显然表明了《青春有你2》的节目内核:允许不同少女的不同样子。

▲火箭少女101组合

在新型社会下, 性别的观照方式更加的多彩:既然女性可以抛却完美束缚的身份定义,像上官喜爱这种蛰伏多年,蜕变为能掌握自身命运的主人公,那么我们也应该允许女性保持自身的原始魅力,允许她们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某种“公主”,允许她们展现不同的形态。这种包容,在如今的偶像业态中显得特别的重要。 或许“x+y+z”式的成团公式也不一定是女团的“唯一出路”,女团的想象力应该比公式本身多得多。

所以公主究竟应该是怎样?至少在《青春有你2》的首期里,这句话里的 “应该”是伪命题。虽然“成团”或许是节目组、经纪方和粉丝们寻求最优解的方式,但是允许每一位“公主的叛逃”,既让上官喜爱更被喜爱,也允许虞书欣做“虞书欣”,应该是“青春有你”的意义吧。

林丹娅:《性别视角下的迪士尼改编<木兰>之考辨》